memo: 噪集

忘記從哪年開始,如果時間允許的話,每年臺北藝術節大概會挑三到五檔節目來看。今年也不例外。
不知道是運氣太好都挑到形式比較神秘的演出,還是整屆風格走向使然。今年看的三檔節目,除了上週的《噪集》,其餘兩場都讓我感到有點微妙。大體是演出形式很有趣,呈現的劇場感也很有意思,但論內容跟緊湊度,就是讓人感到不太滿意。可是看人 repo 《金錢眾議院》很有趣啊!開始後悔當初為了別的節目放棄參加的機會。

《噪集》和預想的形式有所不同,但是呈現出來的效果如同想像。可以到處走來走去,可以駐足觀賞把注意力放在特定的演奏,也可以找個地方坐下來純粹享受被聲響包圍的環境。偶爾演出者也會走下舞台,穿梭在人群中演奏。
旋律極低的聲響演出有種特殊的魅力,或許是其中的和諧感與音樂歌曲不同,通常因人而異的緣故。另外,有別於演奏傳統樂器的表演者,電子聲配合電腦的演奏,更容易看到演奏者的專注力,嚴肅、緊張、凝結的空氣,跟陶醉在音樂,好像與樂器合而為一的狀態完全兩回事。
坐在表演廳的柱子旁,放鬆發呆時突然想到,之前跟某音樂廳導覽時,導覽員提到表演廳最上層的位置,容納人數和表演的節目大有關係。若是古典交響樂演奏,可容納的人較多,因為觀眾其實是聽眾,只是坐著,邊看書或做其他事,耳朵空出來聽現場演奏就好;但是像搖滾樂團演出,能容納的人數較少,歌迷們可能會群起跳動鼓噪,回應他們的偶像,必須要預留空間才不會撞在一起,或是不讓震動影響樓層地板。
表演者身旁圍滿觀眾,但也有不少人和我一樣選擇坐在邊緣,這種自在感挺不錯的。(是說極少數觀眾有辦法跟著混雜的節拍搖晃,個人也是相當佩服(爆)

努力撈回當下的感想,不過好像不是很成功。暫時筆記到這裡,若有想起,之後再補。

書籍原作和電影改編的相關心得

阿殺那邊募集來的題目。
這個題目顯然有很多解法,最簡單的一種大概是寫對同一部作品的原作,及其改編電影的心得。本來是打算朝這個方向去的,尤其最近剛看完改編電影,好想可以順便補個電影感想。
只是事到如今,距離要繳交兩篇文章的期限不到二十四小時的狀況下,拖延症讓我決定採取最廢的解法,聊聊一些書和它的改編電影。

記得在「30天電影」問卷中,有一題是寫出覺得改編優於原作的電影,或是類似的題目。兩次回答這份問卷,我的答案都是改編自伊坂幸太郎〈Fish Story〉的同名電影。畢竟是很吃聽覺的作品,加上電影把原本短篇裡簡單的年代描述,串聯成有著跨時代感動的情節。總覺得電影略勝一籌,更加讓人印象深刻。

以最近的閱讀狀態來說,從書籍改編成電影,比較有感的是從漫畫改編的作品。
聽說《鋼之鍊金術師》真人電影評價非常悲慘,看了預告片覺得不錯,實在很想看看到底慘在哪裡。電影的視覺上看起來都很到位,特效也很讚,演員問題不大,但是劇本實在是太可怕,像是為了把原作和動畫版的名場面湊出來還原,結果搞出個說不通的故事。嚴格的原作粉絲不用說,連一般的觀眾都要搖頭啦。那還不如借用人設和世界觀,拍個完整的新故事。

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



原片名《やれたかも委員会》更直白地說出這部單元連續劇的內容。
最近放著該追二季的正劇不看,想找些輕鬆的東西,或是來看已經幫你整理好不太用動腦的紀錄片。注意力不持久,一集十分鐘的動畫似乎也是好選擇。於是在 Netflix 看了《太空終界》、《謎樣森林》、《流行大百科》,以及之前就看過好評格文的《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》。
劇情很簡單,基本上就是單元主角(通常是男性)敘述一段不了了之的曖昧,由兩男一女組成的三人委員會,判定是否有直達本壘的可能性,以了結主角一直放不下的糾結。是有可能呢?還是不過是自己的想像?
說真的,故事看到第三集,便會發現委員們怎麼判定根本不是重點。如果當下沒有發生,不就等於沒有嗎?事後(很多是事隔多年)才來討論只是枉然。重點是這些主角透過所謂的"判定",除去心中對於過去事件的疙瘩。
有些很寫實,有些感覺傻爆了怎麼可能。但無論是哪個故事,幾乎能對應到身邊人的經歷,或是耳聞的八卦。當放進一個公式之中,發現大多是自作多情,或是做了太多利於自身的敘述,使得整個事件聽起來像「幻想文」。縱使如此,對當事人來說就是「發生過」,怎麼樣也擺脫不了的。說著不在意,但總有個只是,於是身體很誠實地來到委員會(笑)。
感情或意外的激情,甚至只是肉體接觸,真的影響人那麼深嗎?看完之後覺得自溺佔多數吧。過往事果然不應回頭再看。
雖然是部有趣的作品,但是持續同樣的公式,還是讓人感到有些厭煩啊。

やれたかも委員会|MBS・TBS ドラマイズム

為何要網誌書寫復健

說起來已經是去年的事了,結果真的進入第二期復健。(汗顏)
去年的復健其實有讓寫網誌的習慣維持個幾個月,不過一旦停下來,一天拖一天,到最後就會覺得有沒有寫都沒差了……。尤其今年初,本來做為網誌更新的主要動力 Gremz 結束營運,嘗試找替代的部落格掛件,遍尋不著,有種「部落格時代果然是過去式了呢…」的感慨。之後,除了迷上趙震雄,追了幾部韓影,有寫點東西外,最後隨手寫了對大熱門復聯3上集的 murmur,部落格就此停擺。算算將近半年過去,時間真是可怕的東西啊~(這結論怎麼來的!)
稍微離題,自從換到 blogger 後,還是習慣在記事本上寫完,再貼過來簡單編輯後發表。沒想到在發表文章的地方直接寫還蠻方便的嘛,不知不覺就放了(不太可能有人會點的)一堆連結上去。

要做網誌書寫復健的理由很簡單,就是拿回寫點東西的習慣。
很多事情沒有記下來,便流失在記憶的洪流。記錄在微網誌(現在還有人這樣稱呼嗎?還是直接統稱 SNS?)也不是不行,只是過於精簡,有時回頭看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達什麼;而且沒加上 hashtag,依照日期搜尋,又是考驗記憶力的時刻。

除了文字,影像也是記錄的方法。今年跟上別人發起的「每日一照片」也是種復健吧。雖然類似的復健法,依照經驗成效不是很大(…)。但是有總比沒有好,很多事有個開頭就會繼續下去,只是萬事起頭難。抓個夥伴互相監督,就開始吧!謝謝阿殺不離不棄一起做復健。換個頻率,試試看能不能夠更加持久。

隨便廢話就超過五百字了呢!(被揍)感謝阿栞提供的指定題目。這週還有一篇自訂題目的網誌,就很老梗地請大家不要期待啦,我們下回見。

許三觀 허삼관, 2015

 
開始懷疑自己其實是在跑河正宇馬拉松,差點開1987來看。

本片改編自余華的小說《許三觀賣血記》。沒看過原作,不過見到刪掉很多情節、最深刻的地方沒保留等等評論,大概知道改編得不錯。畢竟改編劇本就是加減法的藝術,加上故事背景是1960年代的韓國鄉村,符合時地的改動自然不在話下。故事進行流暢,主線不亂跳,起承轉合明確,便是改編良作的樣貌。
覺得最荒謬也是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其實三觀和一樂的感情,實際上並沒有因為血緣問題而變得淡薄。產生裂痕的原因,是鄰人的挖苦,是自認男性自尊被損害造成。三觀將這樣的感情轉嫁到一樂身上。孩子有苦說不出,以至於何小勇病危作法那段整個大爆發。繞了一大圈,許三觀才了解感情並沒有逝去。
片中看起來沒有直接關聯的情節,都和主線緊緊相扣。除了凸顯出主要角色的性格,也讓故事結局更容易感動。

向犯罪宣戰 범죄와의 전쟁 : 나쁜놈들 전성시대, 2012

 

好久沒看黑道片,這部讓我想起《黑社會》和《黑金(又名:情義之西西里島)》。
在金、權、暴力至上的世界,西裝穿上去、墨鏡戴起來、傢伙抄下去。少了些惡趣味,重點放在遊走黑白間的人們。故事格局較小,但主線更加聚焦。
很喜歡這部片年代的還原度,無論是角色的造型、衣裝、音樂,或是美術、道具與場景,不管是舞廳、賭場還是檢察機關,80到90年代味濃的散不開。若不是事先知道是2012年的作品,恐怕會以為是90年代後半拍的片。
許多網友稱讚河正宇的演出,但我還是覺得崔岷植的演技力壓群雄。貪生怕死的小人嘴臉,或是為財裝得高高在上的模樣,各種變化都印象深刻。